揭秘性愛工具與性愛機器人

  • A+
摘要

它也能夠加載其他預設好的性格特征,例如成熟的瑪莎”、年輕的洋子”或者冷漠的法拉”等等。洋子”剛過18歲,但她沒什麼經驗並且願意學習;瑪莎”經驗老到,可以引導她的主人。狂野的溫迪”什麼都願意做,而法拉”則需要多加哄勸。不過,瑪莎”也好,洋子”什麼的也罷,它們提供的可不僅僅是性體驗——它們更像是一個真正的伴侶,會與你在性愛前後交談,或是在你沒心情的時候為你代勞。它就在一邊等著你來和她建立聯系。

目前,你能從市面上買到的真正的性愛機器人只有一種,她的名字叫Roxxxy,是一個機器伴侶。她的設計十分接近真人,身高1.7米,身材苗條。她有一系列可供選擇的發型和眼睛顏色。不同的型號還會有不同的功能,可以聽你說話,跟你說話,或是愛撫你。

一枝獨秀經過近10年的研發,Roxxxy性愛機器人於2010年首次問世。Roxxxy具有不同的型號,其中RoxxxyGold這個型號的性愛機器人具有性格”,而RoxxxySilver可以在做愛時跟你交談。RoxxxyPillow則是最便宜的型號,她只有頭和軀幹部分,以及三個輸入口”:陰道、肛門和嘴。與其他完整尺寸的型號不同,RoxxxyPillow可以在不使用時收藏在隱秘的地方。

Roxxxy毫無疑問是一個機器人,但與一些女形機器人和人形機器人不同,Roxxxy不太會產生恐怖谷”的效果(譯注:恐怖谷”是指盡管機器人與真人十分相似,但其與真人的差異會足夠讓人感到惡心)。Roxxxy更像是有性格的人體模型。盡管它的愛好與主人相同,但是它也會鬧情緒,有時候也會犯困。

它也能夠加載其他預設好的性格特征,例如成熟的瑪莎”、年輕的洋子”或者冷漠的法拉”等等。洋子”剛過18歲,但她沒什麼經驗並且願意學習;瑪莎”經驗老到,可以引導她的主人。狂野的溫迪”什麼都願意做,而法拉”則需要多加哄勸。不過,瑪莎”也好,洋子”什麼的也罷,它們提供的可不僅僅是性體驗——它們更像是一個真正的伴侶,會與你在性愛前後交談,或是在你沒心情的時候為你代勞。它就在一邊等著你來和她建立聯系。

盡管Roxxxy所能提供的性格還很粗糙,但卻是很有建設性的——至少讓我們看到了性愛機器人的發展前景,尤其是在定制性愛機器人的技術日漸成熟的大背景下。在幾十年內,性愛機器人可能會像震蕩器一樣普及,所以我們也可以開始考慮一下,性愛機器人對於人類文化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從石器到機器人類使用各種性愛玩具已經有數萬年的歷史,迄今發現的年代最久遠的假陽具,來自距今超過兩萬年前,可以追溯到舊石器世代晚期。很明顯,與Roxxxy不同,當時的性愛玩具是用粉砂巖做成的。

假陽具、震蕩器、陰莖環、肛珠這些性愛玩具已經在人群中普及了頗長時間,而將遙控技術與性結合的,電腦驅動的性愛玩具則首次出現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它們與之前的性科技行使的功能並無二致——提供親昵的愉悅感、私密的探索和性刺激。在某些個例中,它們也是個人身份的象征。

在震蕩器被稱作性愛玩具”之前,醫生們將它們用作醫療器械。助產士或理療師會用一種被委婉地稱為盆底按摩”的自慰方法來治療包括癔病在內的一些女性疾病。幾個世紀以來,人們一直徒手進行這種按摩的。盡管第一個震蕩器於1734年就在法國問世,但直到19世紀末,蒸汽驅動和電動的震蕩器相繼出現,醫生們才得以用機械代替徒手。雖然蒸汽驅動的機器十分笨重,使用起來也很困難,但許多醫生還是心懷感激,因為手動刺激實在太過費力。

到了1902年,電器公司漢密爾頓海灘品牌(Hamilton Beach Brands)申請了一個專利,讓他們可以直接將震蕩器賣給消費者,打破了震蕩器只用作醫療器械的局面。正因為這個專利的存在,震蕩器成為緊隨電動縫紉機、電風扇、電熱水壺和烤面包機之後的第五種家用電器。震蕩器在當時仍被宣傳為保健和醫療器械,直到20世紀30年代,震蕩器在性活動中的作用才通過成人電影變得更直接了。

在隨後的幾十年中,震蕩器發展出了兩個主要的形狀:光滑的可插入假陽具類型和外用的杖形按摩器。而由於大多數女性在不刺激陰蒂的情況下不可能達到高潮,因此在20世紀末,人們又開發出了Rabbit震蕩器,它具有可插入的部分和外部的兔耳形部分——這個部分可以震動用來進行陰蒂刺激。

今天,可供女性和男性選擇的性玩具玲瑯滿目。除了傳統的類型和形狀,遙控震蕩器、可變速的定制震蕩器,以及一些智能性愛玩具也紛紛面世。世界上第一個可穿戴的智能震蕩器”Vibease則由一個可在iPhone或安卓系統上運行的應用控制,伴侶的一方可以把它穿在內衣裡,而另一方不管在哪,都可以對其進行遠程控制……廣大男性雖然也有許多性愛玩具可選,但卻不像女用玩具那樣能供個人和伴侶使用——多數異性戀男性的性玩具都是用來自慰的。

從這些產品開始,性愛玩具開始具備了類似性愛機器人的開發,例如FriXion,它利用傳感器和機器人配件來輔助遙控性交。這些機器性器使用觸覺技術,可以讓使用者通過觸感而非語言控制,遠程抓握或插入他們的伴侶。此外,還有可以通過回應暗示來模仿人類對話的機器人,它們會問你喜不喜歡大胸,還會告訴你我感覺有點下流喲。”

然而,除了Roxxxy以外,目前基本上就沒有其他真正意義上的性愛機器人了。仿真機器人倒是有——尤其是日本(都是大陸制的)的。日本(都是大陸制的)的人形機器人中可能以Project Aiko最為人所知。這些機器人被用來充當心中理想女朋友或是完美秘書的形象,它們會說話,也會對人類的觸碰做出反應。其中的一些甚至在胸部和私處內置了傳感器,用來進行性應答,但它們不是專門用來作為性愛玩具的,至少現在還不是。

我們目前正處在性愛機器人意義的轉折點,”來自美國加州的世界性技術醫生凱恩·馬徹裡斯(Kyle Machulis)說,追溯‘性愛機器人’這個詞的歷史會把你帶到一個分岔路口,一邊是用於性交的機器人(最好的例子就是裘德·洛在電影《人工智能》扮演的機器人喬),另一邊則是癡迷於扮成機器人的人們(鐘表構件等等)。在戀機器癖時期,這兩種人有過交集,但是據我觀察,越來越少的人迷戀‘機器人’這種媒介,或者說這種美學;而越來越多的人在談論真正與機器人性交。”

機器,還是人”?一些新奇的性科技與傳統性愛玩具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前者基於分享和聯系。作為個人的工具,震蕩器雖然也可以被情侶分享,然而一些新型的性科技則在被發明時的本意就在於分享。總的來說,遙控陽具和性愛機器人的客戶群都是情侶或男性,基本沒有產品是專門針對女性市場的,也就是說我們在創造和觀察性科技時站在了異性戀男性的視角。

性科技中的許多新興潮流都是著重男性的。最初創造Roxxxy的本意是重造一個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中喪生的朋友,但她發展成了一個用來取悅主人的性愛機器人。有些人認為這種奴役方式並不惹人討厭,因為人工智能本來就與真人還相差很遠。

但如果我們將性科技和性愛機器人看成是被共享的經歷”的一部分,又會怎麼樣呢?假如我們在給這些性愛機器人編程的時候,能讓它們不僅僅是受控制或如牲口一般被交來換去的對象,而使之成為與人們分享親密關系的存在,又會怎麼樣呢?

性愛玩具是在女性癔症、性功能障礙和羞恥的陰影下誕生的,那麼性愛機器人是不是也不得不帶著它們本身的污名問世?

關於與機器人的親密關系最著名的作品也許來自英國作家、國際象棋大師、Intelligent Toys有限公司CEO大衛·李維(David Levy)。關於機器人性愛的道德問題的大部分討論都集中在他2001年出的書《機器人倫理學》中一篇名為《機器娼妓倫理學》的文章裡。他在文中根據性愛機器人的復雜程度將它們分為不同類型。

李維認為,只要性愛機器人還是沒有人造意識”的制品,那麼與性愛機器人發生關系或是用它們來進行性交易,都不涉及道德問題。然而李維指出,一旦性愛機器人獲得了人工意識,就會有法律和道德兩方面的問題了。而且這些問題不但涉及人類,更涉及那些性愛機器人本身。

然而,即使性愛機器人目前是沒有意識的,它們的確具有人類的外部特征,並且人們為它們編程時都盡量使之與真人相似。實際上,人們在制造她們時腦海裡都有一個模板:一類可以讓異性戀男性擁有並控制的女性。

如果女性是大多數性愛機器人的原型,那麼我們便是在冒險重塑已經根深蒂固的性別角色,特別是在性方面的角色。真那樣的話,就不免太糟糕了。不管是對於男性還是女性來說,性科技有著緩解在人類中長期存在的問題的潛力,它可以幫助我們應對性功能障礙和深入骨髓的孤獨感。但如果我們創造出來的只是一群新的二等公民、一群供人占有的性生物,那我們便會又一次使彼此更加疏遠。

超級犀利士 extra super tadarise 的成份是他達那非(威而鋼成份) 與 達泊西汀(必利勁成份)的結合,為印度桑瑞大制藥廠研發生產,採低價行銷歐美,據統計是目前全世界銷量最大的壯陽持久雙交效膜衣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