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的性生活觀念是怎樣的

  • A+
摘要

在我的挑唆下,AUSTINE當仁不讓地向那個球場走去,我遠遠地一邊呷著啤酒一邊關注著他的進程。

在EKO賓館的遊泳池邊,我給AUSTINE先生點了兩瓶啤酒。兩瓶啤酒果然就讓他興奮起來。遠遠的地方傳來歡呼,是兩個俱樂部在打沙灘排球。那裡有一個白人少女懷春的貓咪一般走來走去。AUSTINE說剛才他過去的時候那個白妞主動和他打招呼,說仿佛以前在意大利見過他。

我說你去過意大利?他說沒有。

我說你傻啊,那丫頭想泡你呢。他順桿子就爬,一拍大腿,說迷死特克裡夫,我早就感覺出來了。我說那你還不過去,說不定就能泡上了,讓後她嫁給你,然後你跟她去約砲洲或者美洲,一年後再離婚分她一半家產,這樣在拉各斯你的房子就買上了。

在我的挑唆下,AUSTINE當仁不讓地向那個球場走去,我遠遠地一邊呷著啤酒一邊關注著他的進程。

AUSTINE是跟著我做事的黑人BOY,28歲,身高1米85左右,身材強壯,腿長手大,五官端正,輪廓分明,很有點象貝寧男子,粗礦而性感。擱在黑人的圈裡那是標準的美男子。

他當著我的面不敢放肆,但是和劉超說話就很口無遮攔。今天泡了幾個妞,明天泡了幾個妞。還一直要給小劉帶妞。被小劉堅決婉拒後更是一臉的迷惑。

我回國的一段時間裡,小劉一個人呆在家裡,獨守空房,他就更理解不透了,——這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竟然可以過著沒有性生活的生活。

約砲洲人和非洲人對於性的不同

以前在哈克特,我的鄰居都是約砲洲哥們,法國的,比利時的,荷蘭的,大多都養著黑人二奶,而且有時候還經常換一換。唯獨我這個人一個人在房間裡呆著坐著。他們非常不解。不僅是他們不解,那些黑妹妹們更是不理解。有次參加他們的PARTY之後一個黑妹妹非要尾隨到我隔壁的家中,她說我的房間缺少女人,我就知道她想毛遂自薦,果然就毛遂自薦了。我說我不需要啊,我國內有女朋友的,她說I DO`T CARE。我說BUT I CARE!

一次談笑,又談到了性生活,他們好像感覺人真是怪物。我也因為是這些怪物中的一員而憑空給他們增添了一抹神秘感。

我手端啤酒正襟危坐,我給他們說不是我們不想,而是我們不能。他們興趣上來了問為什麼不能,我說不能不是無能,是想而不能。因為我們出來的時候,國內的女人都給我們買了安全內褲,有點類似你們西方的貞操帶。

現在的女權運動得厲害,象我們這幫人都被運動過了的,被運動過的男人出國的時候穿上自己女人給買的貞操內褲,上面有著密碼,而且還是手紋密碼。要想脫下這個褲子,必須有自己女人的手紋觸摸記錄。不然的話問題可就大了,我說國內的一個男人發明了這個專利,現在在印度一些國家賣得很火。

他們一臉的疑惑,我更是一本正經地喝啤酒。我發現都說西方人幽默,其實一點都沒有人幽默。我們的幽默他們看不懂,他們張著驚奇地下顎,看著怪物一樣地看我。當時我真的擔心他們一起上來脫我的衣服瞻仰我的內褲。

有在約砲洲留學或工作的哥們就說了,在約砲洲,白色的男人喜歡黃色的女人,這樣一些白色的女人就沒了伴,她們就找黑色的男人。在德國,經常看到一些屁股肥碩的大媽後面跟著一個身材修長挺拔的黑色帥哥,幫她拎東西,買單跑腿。這個人白天跟著她晚上還陪著她。

亞洲人在非洲有點非主流

很奇怪,白女人後面清一水地跟著黑色男人,卻沒有跟著亞裔男人的。

作為亞裔男人,我很是不平。我們的女人被她們的男人搞了,她們卻不願搞我們的男人。搞得我們的男人孤零零地只能自己愛自己,自己摟著自己入睡。

就想起了拉各斯的哥們俊,他說每天晚上自己摟著自己入睡的時候還不忘記對著枕頭說聲晚安。

拉各斯很有幾個華人的聊天群,每天晚上都是熱火朝天的意淫比賽。

有哥們說自己經常看著一幅畫性生活就完成了。有哥們說那算什麼,只要那姑娘敢把照片給我或者敢和我視頻,雖千裡萬裡之外,我就能通過我的意淫讓他懷孕。

瞧,這個就是我們海外的華人兄弟們。大家叫嚷得都很兇,結果呢,真的動手能力卻是很差。意淫之後,摟著自己嘴角掛著勝利者的微笑酣然入夢。反而不如我的這個黑人BOY叫 AUSTINE的,人家是說上就上,被拒絕就被拒絕,不拋棄,不放棄”,直接用行動代替了姿態。

的哥們的思維如同我們京劇和國畫藝術,思維當中有留白,有空間,善於冥想,在冥想當中完成了自己的審美。這個是一系列的思維過程,背後跟著非常廣闊的文化背景。

黑人和西方人的文化在一個上帝的指導下具備統一性。他們的藝術講究如外部世界的同一,直接,幹脆,利落。一次我在買烤肉,一個黑人男孩過來了,耳朵裡戴個耳機,聽著WALKMAN,國內幾十元的那種。一邊聽,一邊扭動著走過來,看到一個熟悉的女孩,打個響指,兩人跳起舞來,男人的胯部對著女人肥碩的臀部在那裡緊密的搖擺,摩擦。

動作模仿著動物的做愛。眼睛沉醉地閉上,嘴巴裡還發出哼哼的舒服的聲音。讓我和一個哥們看得臉紅心跳,興奮異常。我向他豎起大拇指,他向我招著手,指著女人的扭動的臀部讓我也來上一曲。

我臉更紅了,心更跳了。最後買烤肉的時候請了他們兩串。

非洲人顯然比我們開放

AUSTINE回來了,因為酒喝得高,腿就有點打飄,但是臉上飄蕩著滿臉幸福的言說。他說得手了得手了。

我說不會吧,這麼快?才看你過去啊就得手了。他說他要到了姑娘的電話號碼,而且姑娘也向他要了電話號碼,互相留了姓名,明天就打電話。

啊,我很是感喟。如果AUSTINE去向一個根本陌生的姑娘要電話號碼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可以想象得出。我們的姑娘是一定會擺出叔可忍嬸不可忍”的姿態。大氣凜然如同面對鍘刀的劉胡蘭。要我電話?想泡老娘?老娘會便宜了你這個黑鬼?

其實這樣的姿態倒是很是令人惡心,反而老孫倒是喜歡這個叫蘇三的美國姑娘。喜歡就給,姿態在關鍵的時候倒不是很重要。我們因為姿態,失去了多少令我們很HAPPY的機會啊。但是說是這麼說,老孫也不止一次被黑姑娘們要過電話號碼,不也是微笑著一次次地回絕了人家麼

我們厭惡的往往是我們身上的那個還沒被我們發覺的部分。當你厭惡一個華人,其實也厭惡了你身上的一部分的你自己。

尼日利亞我有個老弟辦了個中文論壇,論壇上先是出來一個姑娘寫文章說嫁給老黑的,向自己的同胞們述說自己的苦惱,無非是文化差異,習慣差異,思維差異方面的苦惱。後來就又跟上了一群姑娘,都是嫁給老黑的,都在訴說自己的苦惱。有的更是把自己的黑男人,黑BABY的照片貼了上來。後來才發現,我們的女人還是不顯山不露水地嫁了不少給黑人。因為某種原因,姑娘們不願意如嫁給約砲美白人那般張揚罷了。

做男人命真苦啊,白男人搶我們的女人,黑男人搶我們的女人。果然就有男同胞憤憤不平,他跟帖你們都說你苦惱,苦惱為什麼還要嫁給他們?一定是他們的某些方面讓你難以拒絕,一定是他們的某些方面讓你們覺著爽得昏天黑地的,一定是他們的某些方面讓你活出了動物的本性。

哥們言語犀利,言外有物。我知道這個哥們一定有著跟我一樣的怨氣。奶奶的,吳媽我們困不著,就連小尼姑都也嫁給了阿Q!

超級犀利士 extra super tadarise 的成份是他達那非(威而鋼成份) 與 達泊西汀(必利勁成份)的結合,為印度桑瑞大制藥廠研發生產,採低價行銷歐美,據統計是目前全世界銷量最大的壯陽持久雙交效膜衣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